一切都結束了。

今天早上,一上線,就收到你傳來的離線訊息。

"我們不適合在一起"和一連串的不適合的理由及藉口。

呵。你終於發現了。我們不適合。

於是我告訴你,我沒想過要跟你在一起。這句話,一半是堵氣,另一半,是事實。

堵氣,是因為你說的理由。你是大男人,你不能夠進廚房。你是大男人,你只喜歡穿高跟鞋的女孩子。

事實,是因為會再跟你聯絡,其實是因為馬恰的關係,因為他說叫我再給你一次機會。

我想,大男人,不能成就任何的理由。

我也並不是不能夠接受大男人。只是,大男人得要有大男人的擔當。

你說,因為星一到星五朝九晚五的上班,所以下班後要回家休息,當個馬鈴薯。廚房的工作全得由女人來做。要玩要見面,只能排在星期六。你不懂為什麼每天上班都這麼累了,阿銘還每天都會去找小萱聊天聊到半夜。

我說,你上班會累,我上班就不累?如果我成了你老婆,我回家後還要侍奉你這個老爺。那我一定狠不開心。下了班,自由的時間,可以去上課,打球,唱歌。做什麼都行。儘量不要窩在家裡看電視。我喜歡充實生活,不想要每天不知道在做什麼的過日子。因為喜歡對方,所以不管再怎麼晚也要見對方一面,有時間就要窩在一起,降子才叫熱戀。

你又說,那這樣,只能女生黏著男生。不能男生黏著女生。你覺的他們現在有點本末倒置。

我沒說,但是我想告訴你,愛情是雙方面的事。不是女生一昧的付出。你上班狠累,別人上班就不是上班?回家還得賜候你這個老爺?想交女朋友,卻把女朋友擺在最後一位?談戀愛,只談假日?為什麼只能女生黏男生不能男生黏女生?

我只想告訴你,這不單是我們二歲的差距,還有觀念想法的距離。

我不是不能接受大男人,也不是不能夠穿高跟鞋,但是你一直問我,所以我說我不能。

再者,除非你賺的夠多,否則我不可能不用上班,更不可能每天全心全意的在家幫你打掃洗衣煮飯帶小孩。你要的是個老婆,還是菲佣?我不明白。

我只想告訴你,我不想踏入你的生活裡。那個整天待在沙發上當馬鈴薯的日子。或許看書,或許聽音樂,或許出去玩,或許打電動,或許2個人面對面聊天,或許在家裡一起做家事。我想都比在沙發上有趣的多。

對啊。過了個年我就到了敗犬的年紀,那又如何?你也不需要三天兩頭的提醒我,我是敗犬。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。

就好比你在十分時,看到跟在一群藍寶基尼車隊後那2台拔掉消音器的摩托車,就直接對他們喊。遜掉了遜掉了。

一樣的感覺。白目。

是敗犬又如何?是台遜掉的摩托車又如何?

說這麼多,套句慧小君聽完我滿肚子牢騷後的感想:此人未達重大性標準,不擬深入分析之。

講白話一點,我看不見你吸引我的地方。如果不是馬恰,我想平溪之旅後,我就不會再和你聯絡。也不會讓你來跟我說我們不適合。講的好像我一直糾纏你狠久一樣。

我倒是鬆了一口氣。

終於結束了。

還是謝謝這段時間,你的陪伴,雖然只有短短2個月。出去玩很開心。謝謝。

當朋友,我想還是免了吧。就讓一切都回到原點吧。

一切都結束了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湞小鈺 的頭像
湞小鈺

現在,狠想見你。

湞小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