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瑪迷決定給丫拔插鼻胃管了。

因為最近丫拔一直在昏睡,無法進食,就算醒來了,也都只有吃一小小口,營養針打到腳都腫了,瑪迷說先暫停營養針。

今天叔叔們帶著丫嬤到了醫院,三叔建議如果無法進食,給他插鼻胃管餵食牛奶,不然都不能進食不好。再加上降子也無法吃藥,所以瑪迷就同意了。而且西莉(我家外勞)一直哭,說先生怎麼會變成這樣,好瘦,而且都不能說話。西莉來我家快二年了,是個狠認真的外勞,我想他對丫拔的眼淚是真心的。

我們到的時候丫拔有清醒一下,他現在二邊耳朵都聽不見了,二眼無神,每次臉貼好近他才知道有人靠近,但我並不知道他有沒有看見我。有時他會一直看著我不發一語,有時只是呆呆的看著。因為一句話也不能說,所以我們寫了一張斗大的字條告訴他今天有人來探望他,叫他看完點頭,但他仍是呆呆的望著,然後又睡著了。

因為插鼻胃管似乎有點不習慣,所以瑪迷說要防止丫拔去抓管子,於是他在動的時候,我就去握著他的手,狠溫暖。他應該知道是我們,所以握住手的時候他就不再抓管子了,有時還會緊緊的和我們十指交扣,我會摳摳他的手心,他就會握一下我的手給我回應。因為從鼻胃管餵食的時候,他會用手去弄鼻子,所以今天我們等瑪迷餵食完才離開醫院,邊幫她照看著,她會比較專心。

護理師說,下星期排了腦波檢查,還有龍骨穿刺(聽說龍骨穿刺要做三次才會知道結果),隔壁床的大嬸說因為還沒確定病因所以才會安排這麼多的檢查,不過我想等所有檢查做完了確定了,他的時間也不多了。我在醫院看著他,握著他的手的時候,好幾次都好想掉眼淚,我想起小的時候他騎著野狼125載我,我坐在油箱上的事。還有我尿床被丫拔打的事。然後又想到上星期我要出差的時候才跟他說我要出差四天,他還回答我"四天啊,我知道了。"但等我回來的時候,他已經一句話都不會說了。

我好後悔我出差沒多陪他幾天,我後悔我沒有跟他多說話。我好想要他可以跟我說幾句話。

距離算命的說丫拔在農曆20日後才會脫離險境,還有四天。
阿拔加油。



創作者介紹

現在,狠想見你。

湞小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