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皮剝斯得凸油~~~
丫爸生日快樂^_________^

今天是丫拔的農曆生日,我們買了豬腳麵線加魯蛋幫他過生日。
今天中和舅舅和阿姨們都有來,一堆人哭了浠哩嘩啦,還有保險業務員楊小姐。因為人太多聊了好久,以致於丫拔這頓飯吃了一個超久的。等我想起來要去幫他收食物的時候已經過了二個小時。

我告訴丫拔,今天是你生日,我們買了豬腳麵線給你吃,你有開心嗎?你吃飽了沒?吃飽了給我一個聖笅,我再幫你收起來喔!於是,一個聖笅。

後來,瑪迷問丫拔要把他放進家族墓的事,丫拔又允了一個聖笅,但是因為我們想把丫拔另外放在交通方便的公墓或是靈骨塔,以便以後我們臨時想獨自一人去看他的時候也比較方便,所以瑪迷又問他,如果我們想把他放在其他的公墓,你同意嗎?如果同意的話,給我一個聖笅,但是丫拔給了一個哭笅。

我看到哭笅的時候,我問他,你問了什麼,瑪迷把事情和我說完後,我就說我來問。於是我合十和丫拔說,因為直潭的家族墓狠遠,如果把你放在家族墓,我們想去看你都沒辦法去,而且叔公的兒子把鑰匙拿走,我們要放進去要先經過他們同意,但他們一定會說一堆閒話。所以我們想把你放在台北市木柵的靈骨樓,那裡台北市民只要一萬元,如果放在那裡,我們去看你有接駁車可以坐,隨時都可以去,你說好不好?如果好的話,你就給我一個聖笅。於是,聖笅一完成。後來瑪迷說要有三個聖笅才算通過,所以我就說,丫拔,如果要放富德的話,你再給我一個聖笅!聖笅二完成。我撿起硬幣,告訴丫拔,要三個聖笅才算你同意喔,所以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,如果要去富德的話,你就再給我一個聖笅!於是,聖笅三完成。

所以我們暗自決定要把丫拔放在外面,不要去家族墓了。

後來收東西的時候,發現我忘記收丫拔的咖啡了,我又拿起硬幣,問他咖啡要幫你收走嗎?要留著的話你再給我一個聖笅!但他這次給了我一個哭笅。所以我把咖啡帶回家了。

狠玄的是,我從來沒有連續三個聖笅過,連求月下老人也沒遇過連續三次。我覺的狠神奇。

回到家,就聽到叔叔說,他沒有幫我們打電話去叔公家,因為他覺的我們要自己打比較有誠意。又講了一堆狗屁倒灶的話,於是我們回了一句,沒關係啦,我們也不一定要去放在家族墓,反正丫拔都說他不要去了。(這個理由真的狠堅強,連丫嬤都無法反駁一句。)

最近這幾天的感想是,做人也不過就區區幾十年而已,其實有必要計較這麼多這麼多嗎?叔叔一直說有事的話跟他說找他幫忙,我們也只拜託他打給叔公的兒子說我們要把丫拔放進去而已,叔叔就說我們要自己打才有誠意。只是想把丫拔和丫公放在一起,叔公的兒子說我們只能放在最下面的位子,上面的好位子要留給他們自己的人。總覺的有點欺負人,我不想要委屈我丫拔,所以才決定把丫拔放到別處,還好丫拔也同意了。

對了,今天要回家的時候,跟丫拔說我要回家了。結果靈堂的燈閃了五下。回家的時候黃池也說,他去說再見的時候燈也閃了五下。

呵呵,原來丫拔一直都在我們身邊。^^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湞小鈺 的頭像
湞小鈺

現在,狠想見你。

湞小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