買早餐的時候突然看到路邊有人賣丫拔喜歡吃的茯苓糕,立馬買了兩塊給他吃。

雖然我們家沒有人喜歡吃茯苓糕,除了我丫拔。

今天因為又有人要去幫丫拔上香,所以我們早上又去了醫院。
我想,只要有人來上一次香,瑪迷就要講一次所有的事,然後就會淚眼汪汪。

下午,回家摺蓮花,瑪迷說,丫拔要離開我們那天,他哭了二次。中午瑪迷用鼻胃管讓他喝牛奶之後,他哭了二次。我想他應該是感覺到他要離開我們了。所以哭了。於是,瑪迷拿了衛生紙擦了他眼角,告訴他不要哭,一切都會好好的。

瑪迷說,丫拔沒有意識到自己會這麼早離開,所以什麼都沒交代。我們連他的提款卡密碼都沒有。只有在住院的時候,問了他的密碼而已。我告訴瑪迷,其實我夢到牙齒掉了之後,我就有感覺丫拔要離開我們,只是我一直不敢說。但我一直偷偷的在做心理準備。

今天發生的好事是,下午和瑪迷去吃周記肉粥店的時候遇到了戴立忍。我果然對留著鬍子的飄泊男子沒有抵抗力,雖然我還是堅持不打擾他用餐為原則,但我還是忍不住偷看了他幾眼。他真的好帥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湞小鈺 的頭像
湞小鈺

現在,狠想見你。

湞小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