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丫拔最後一天在仁愛的日子。

明天早上,我們八點開始幫他做藥讖,然後還要做滿七,做完就要把丫拔移到第二殯儀館去放一個晚上,等待後天的告別式。移到殯儀館,就代表他的身體即將消失,這個曾經存在過的證明。以後,就再也摸不到聽不到看不到了。心裡總是有一股忐忑。我怕我明天看到他冰冷的身體會忍不住大哭,我怕推他去火化他會痛我會捨不得,我怕過了五年十年,我連他長什麼樣子都不記得。

但我永遠會想念我的丫拔。

親愛的丫拔,你好嗎?在你離開的三個星期,我們常常時不時的想起你,然後談論起你,說你好愛吃零食,每次買回家的零食都會被你秒殺。說你對於你堅持的事情狠固執,就像你老是覺的房子應該是你的一樣,雖然現在權狀上白紙黑字寫的是別人的名字。說著說著,大家就會開始說我覺的我這個這個是遺傳到丫拔,那個那個是像丫拔。話說你活著的時候每次在說你這個這個像我的時候,我們都會在旁邊說"丫怎麼好的都是像你,不好的才像瑪迷。"之類的。然後你就會說當然啊~一副狠有自信的樣子。

丫拔,明後天你要認真的聽我說話喔。叫你跑的時候你要記得快跑喔,不然你會被火燒到。叫你跟我走的時候記得要跟緊,讓我帶你回家。不要又像上次頭七一樣跑出去玩咧~災謀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湞小鈺 的頭像
湞小鈺

現在,狠想見你。

湞小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