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別式。


今天要送丫拔離開了。
早上十點左右到了會場,交辦好事項,就和師父去請丫拔的遺體和牌位,請到會場給大家致意。
看到丫拔的時候實在忍不住眼淚就哭了。

一開始先在牌位前念經,跪在牌位前,後來家祭時再三跪九叩,司儀說了好多好多可憐的話,我一直想起丫拔的身影。然後一直低頭大哭。告別式的時候一直要大禮迎接長輩,叔叔舅舅和外婆都要跪,回家時膝蓋都黑青了。

有一個儀式叫做"辭生放手尾"。瑪迷要準備108個銅板,師父會說狠多好話,然後再把銅板丟在地上給後代子孫撿。現在進化到由我捧著一個桶子,然後師父把錢一直丟進去,講好話的時候還要一直大喊"嗚喔~"

夜市裡好多認識的人都來看丫拔,比較令人感動的是丫宗。瑪迷說,因為他小時候發燒燒壞腦袋所有不太聰明,以前是跟媽媽一起住,媽媽過世後,留了一個店面給他收租,一個月一萬二的生活費,但最近店面生意不好退租了,所以他去做資源回收來貼補家用。阿宗狠喜歡跟爸媽出去玩,媽媽會照顧他,所以丫拔過世了,他幫丫拔褶了蓮花元寶還有衣褲,還把他抄了的迴向文拿給瑪迷說要燒給丫拔。告別式那天,阿宗來送爸爸了還包了一個一千五的白包,瑪迷狠感動,因為阿宗沒什麼錢,但他也狠努力的想要盡一份心力。

公祭結束後,我們和瑪迷被叫到後面跟丫拔說話,師父說把心裡想說的話都告訴他,講完拜三拜。等我們都說完話後,開始瞻仰儀容,有好多人都到後台去看丫拔,每個人都一直在哭。因為大家都知道,看完丫拔後,以後就再也看不到他的人了。外婆也來看丫拔,外婆也一直哭,因為外婆其實還蠻疼丫爸的,因為丫爸回去看他不舒服都會去幫他抓抓,今年過年回外婆家時,因為大家都在玩表哥的小孩,沒人和丫拔聊天,丫拔說他狠無聊明年過年不想回外婆家了。沒想到再也沒辦法回去了。

瞻仰完後,送丫拔去火化,我好怕送丫拔去火化他會好痛,師父說送進火化爐時,要大喊丫拔火來了快點跑,所以我們拚了命的大喊,希望丫拔跑快點不要被火燒到,轉身離開的時候有好多人因為我們喊狠大聲一直看著我們,希望他們等等也可以跟我們一樣喊的這麼大聲。

趁著火化的空檔,我們和師父把牌位請回家,因為習俗上說夫妻不能相送,瑪迷要自己先回家。又開始一路丫拔過橋喔~丫拔過地下道喔~的一直叫,一路喨回家。牌位請回家後,狠迅速的安好神位,也擲笅確認了丫拔有跟我們回家了,又前往殯儀館等火化完撿骨。

等撿骨的過程,我們到火化場二樓吃了點東西,時間到了才下去撿骨,輪流夾一塊骨頭放入骨灰罐後,再由工作人員用刮片之類的東西全部掃進罐子裡,因為罐子太小,必須要壓一下骨頭才能夠全部放進去,本來應該要轉身讓他壓,但是實在是太不放心了,就睜大眼看著他壓骨頭。不知道他壓的時候,丫拔會不會覺的痛。

接著,師父讓我背了骨灰罐,前往富德公墓。在靈骨樓的外面稍做祭拜後,師父說要我們告訴丫拔我們要帶他去住新家,講完後就帶我們入塔。放進塔位後,幫他念念經,再跟他說說話,然後就要頭也不回的離開。

所有的事都完成後,突然覺的狠安心,因為順利的完成丫拔的後事,但也更清楚明白的知道,以後就再也看不到摸不到他了。想到這個就覺的狠難過。希望他可以早點脫離苦海去投胎,卻也想要他可以常常回來看我們,好矛盾。

十月三日,所有的事都告一段落了,我們也要重新整理心情準備再出發了。雖然丫拔不在了,但是他永遠在我的心裡,那個狠愛碎念,狠愛吃零食,狠愛笑的丫拔。

我會想念你的。
下輩子我還要當你的女兒喔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湞小鈺 的頭像
湞小鈺

現在,狠想見你。

湞小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