嘿~先說好。這篇文章可是水瓶鯨魚寫的....不是我寫的啊~我只是覺的狠有趣轉貼在部落格給大家看而已~不要告我內~

 

 

上帝的啤酒與十二星座。

·  1581

·  文字創作

·  好文轉寄 平均分數:0 顆星    投票人數:0
我要評分:http://s.blog.xuite.net/_image/score_021.gifhttp://s.blog.xuite.net/_image/score_021.gifhttp://s.blog.xuite.net/_image/score_021.gifhttp://s.blog.xuite.net/_image/score_021.gifhttp://s.blog.xuite.net/_image/score_021.gif      

http://s.blog.xuite.net/_image/tag_images/pen.png標籤  水瓶鯨魚   啤酒   12星座   



十二星座,跟啤酒有沒有關係?說實話,一點關係也沒有。

也不過是一個夏夜,上帝太無聊,剛好出門買了兩手啤酒回來,喝冰啤酒仰望一覽無遺的藍色星空,上帝忽然對著可樂娜的空紙盒發起呆來,覺得好像該做點什麼事比較有趣。

上帝靈機一動,於是想幫可樂娜的紙箱做一點美化,也許祂可以做點黏土雕塑,自從捏出亞當與夏娃之後,祂已經很久沒試手藝了呢。

上帝開始做起十二個星座的雕塑。

牡羊座,是上帝的第一個作品,也因為是第一個創作,上帝充滿了太豐盛的熱情、太高的興致以及太旺盛的企圖心,結果變成衝動下的產物。

「唉,果真欲速則不達。」

上帝一邊感嘆,順手做起第二個作品金牛座。這一次,上帝小心翼翼,東修西修,非常務實,注入許多美好的幻想,動作難免溫溫吞吞。

「不行!這樣太累了。」

上帝有點不耐煩,想到才做第二個就沒力氣,接下來怎麼辦?對了,取悅自己是重要的,否則祂怎麼繼續把其他雕塑做完呢?

上帝因此做了一個雙子座來取悅自己。

可是,做雙子座時,上帝一直努力控制愉悅心情,卻忘記手指動作太快,調性呈現兩極,不太統一。上帝想了想,發生祂忘記把情感注入在作品中,趁著月色,上帝喝了一口啤酒,一整夜仔細捏起巨蟹座。

當清晨曙光射出,巨蟹座裸身攤在陽光下,上帝忽然發覺自己可能酒喝得太多,作品雖然溫柔浪漫,卻也只是月色中的自我陶醉……作品,不是應該在陽光下還能充滿自信發光發亮?

因此,上帝的獅子座作品,由於在太耀眼的光線下,勉強完成。午後一覺醒來,上帝就發現獅子座表現過多招搖和不夠內斂的刻痕,不禁遺憾。

反省了五分鐘,上帝對自己發誓:「我不能再這樣粗心大意,我一定要做一個全世界最完美的作品。」連喝兩瓶冰啤酒,上帝繼續埋頭苦幹、精雕細琢處女座。

處女座做完,天色也暗了。

上帝感覺腰酸背痛,又開一瓶冰啤酒,仔細端詳處女座,突然感慨:「這作品的細節真是完美工整啊,可是,為什麼怎麼看都覺得很沒情趣?」

原來,不過想做一個有意思的作品,不是嗎?
我為什麼變成這麼不瀟灑的藝術家?

深感自己太龜毛,上帝百般矛盾中,調整想法,認為自己該兼顧創作者知性與理性層面,便以優雅的藝術家姿態,做了天秤座。

也因為一直維持優雅姿勢,做完天秤座,上帝的腰痛就發作了。痛到受不了,上帝突然想起那條可惡的蛇,竟然來破壞祂的第一次精心傑作──亞當與夏娃那兩個純潔的傻瓜,突然小小憤怒。

嗯,蛇夫座,上帝在腰上貼好止痛藥膏,報復性地決定不理。只是想到那條蛇,鬱悶竟無法消除……也許,真正的好作品應該忠實自己的感官心情吧?!

上帝一面思考,一面捏起天蠍座,充份表達自己的此刻真性情與些許想報復蛇的慾望。天蠍座完成之後,上帝滿身大汗,攤在地板上,覺得自己真是傻瓜。

不過是一條蛇,而且都已經是很古老的「過去式」了,我何必那麼在乎?讓那個壞東西影響到我的作品?不對,我還是單單純純完成我想要的作品吧。

沖個冷水澡,上帝積極做起射手座。做到一半時,電話忽然響起,上帝去接了電話,一講就是好幾個小時。

掛掉電話,回來端看射手座這個半成品,發現線條俐落,竟頗有自在瀟灑之意。上帝看了許久,愈看愈開心,碎碎念起來:「嗯,就這樣吧,有些作品的缺陷,搞不好就是他唯一有趣的地方呢。」

OK!既然射手座有缺陷美,上帝覺得祂下一個作品應該避開雜念、充滿耐心、展現完整的創作功力。結果一搞又到天亮,魔羯座創下上帝最長的工作時間記錄。

也因為耗時太久,魔羯座果然是上帝很不錯的作品,極具感情沉澱的力量與堅韌的意志力……只是,此刻上帝真的太疲憊了,即使某些創意沒表現出來,祂都沒體力整修了。

再喝一瓶冰啤酒提神後,上帝把所有的作品排成一列,反覆比較、把玩,魔羯座經過比較,似乎又沒那麼優秀了。上帝感覺十個作品各式各樣的表情,各有曼妙之處,好像已經獨立成為某一種生命體。

可不可以就此停止呢?不要再做了。連做十個作品,上帝都喊累。
卻見可樂娜剩下的紙盒兩格空洞處,上帝嘆了口氣。

就剩兩個了,再努力一點!再努力一點!這場遊戲就要結束。
遊戲結束前,我應該試一次前面十個不同的創作方式。

上帝東捏捏、西摸摸做起水瓶座,心中計劃著:「下次,到底該玩什麼遊戲比較有意思呢?也許我該找朋友一起玩耍,比較不會寂寞;記得銀河系有幾個喜歡雕塑的小東西,我應該邀請他們一起來創作……」水瓶座,就這樣子,在上帝天馬行空、心不在焉的情緒下成型。

一完成水瓶座,上帝站起來看了半响,小小疑惑:「O–MY–GOD!」這個作品……實在,太不像自己的風格了!充滿了固執怪異的線條!

怎麼會這樣?在瞄一眼可樂娜的紙盒剩下的空格,哇!最後一個了。
不行,一定要做出最棒的東西,這是最後的機會了。

上帝丟開對水瓶座的疑問句,這一次真的超級認真,非常細心檢查了前面十一個作品的優缺點,徹底投注藝術家的感情在手指上。於是,浪漫情懷中,上帝完成祂最終創作──雙魚座。

雙魚座,果然綜合了前面十一個作品的優點,偏偏也綜合前面十一個作品的缺點……雖然如此,上帝不知是太疲勞的因素,還是來自創作快結束的前一刻,祂竟然充滿感動,佩服自己這幾天堅強的意志力做了那麼多作品,流下了眼淚:「這個作品,我一定要修改到最極致,把所有的破綻去除!」

想時遲,那時快,門鈴忽然響了,是上帝的好友玉皇大帝來訪。

玉皇大帝一進門就把兩手台灣啤酒與一堆黏土用力放在桌上,大聲說:「親愛的,我知道您最愛做雕塑,我們來合作十二生肖怎樣?」

那個下午,上帝與玉皇大帝喝起台啤,研究起十二個動物,ㄟ,就把雙魚座忘了。




【後記】

寫這篇文章,記得是一個夏夜,完全不知道在想什麼,是否有喝啤酒,也忘光了,哈哈。大概和上帝一樣,突然昏頭:p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現在,狠想見你。

湞小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